时间: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苑文化 > 散文
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
分享到:
作者:李文超  发布时间:2018-08-15 08:47:28 打印 字号: | |
  从瞠目结舌的贪腐大案,到啼笑皆非的阴阳合同,尽显人世百态。前者极尽狡黠之能事,以权谋私,蛀虫腐国;后者重演面纱之故技,败坏世风,中饱私囊。你方唱罢我登场,这些粉墨登场的人物似乎冥冥之中印证了一句俗谚: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

 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人物似乎也难逃相似的命运。因为总是有人为了钱财愿意铤而走险,不惜以身试法,上演一幕幕现代版的守财奴,这些不仅见于光鲜亮丽的戏子名角,也常见于位高权重的达官巨贾。待其命运戏剧性转变之后我们才不甚唏嘘、继而幡然醒悟:原来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里,似乎都住着一个魔鬼,其面目狰狞可怕,在黑暗中伸出魔手,稍不留神就把我们拉向了不复之深渊。

  然而,人生的趣味和可爱便在于,有魔鬼就会有天使,有低谷便会有高山,有刀尖便会有舞者。在这场魔鬼与天使的恶斗中,也常常让我们看到人性之光,感悟人生更为高尚、更为伟大的意义,“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,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”;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”,这似乎是对“人为财死”的绝佳反驳:原来人生还有更高意义上的追求。

  子曰:吾十又五而至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。这时候,我们才恍然大悟,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有其特殊的意义和使命,而每个阶段的组合才构成整个人生的意义,源于物质却不为物役。

  钱财乃人安身立命的基础,但不是人生的全部。如果把钱财看作是人生的全部内容,那活着的全部意义就是敛财,因家燃两茎灯芯而不咽气的严监生,半夜把自己关在密室爱抚、把玩金币的葛朗台,宁愿去马棚偷吃荞麦也不愿意花钱的阿巴贡……当敛财成为一种病态的时候往往难以体会到人生的至乐,譬如为了追求一份美好感情而置传统礼法于不顾的豪侠不羁,或者为博美人一笑而绞尽脑汁构思华美诗篇的呕心沥血,又或者仅仅只是体验为人父母的天伦之乐和骨肉之情“会桃花之芳园,序天伦之乐事”。人生至乐,尽显于此。财富如水,能载舟,亦能覆舟,恰如一把双刃剑,适当的财富能使得人生充满富庶感和幸福感,不当的财富往往也能摧毁一个人。很多彩民一夜暴富后毁掉了整个人生,因为其掌控不了暴发的财富;富可敌国的石崇目空一切最后招致杀身之祸,因财富使得其自我膨胀;很多巨贪把脏款埋在墙缝里却装着过清贫的日子……真实利令智昏,小丑人生矣。

  精神的富足才是人生美学的必要。丰富且具有美感的人生,肯定跟金钱有关,但也肯定跟金钱无关。看似矛盾的背后实际有着更深一层的人生逻辑:没有财富基础肯定谈不上富庶感,但丰富且具有美感的人生往往超越了纯粹的金钱。“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”,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”。人生立世,应当从心所欲不逾矩,处世之道,应当崇尚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”。拒领美国救济粮的朱自清,耄耋高龄捐出全部身家的清华院士,投身慈善事业的世界首富……展现出人格的高尚与精神的富足,源于物质却不为物役,诚美矣!

  《红楼梦》中的“好了歌”极具警示:世人都说神仙好,只有金钱忘不了,终期只恨聚无多,及到多时眼闭了。不可沽名效巨贪,不可钓誉法戏子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用之有方,取用之间展现人生高度与境界。人生匆匆百年,钱财乃身外之物,生无带来,去无带走,应当清白立世,真诚做人。
责任编辑:院办
地址: 电话: 邮编:414500